::: 新文本運動 :::
 
 
::: 新文本運動 :::
 
 
 
::: 新文本運動 :::
「劇作家檔案」每季發佈一次,每期將會引介一位當代英國、德國或法國的劇作家,組織多篇專論文章以剖析劇作家的劇場美學、語言風格、在本地和外國的演出狀況等。同時亦會網羅大量劇作家的劇作出版及研究書目、評論列表、香港及華文界演出資料整理等,供有興趣的人士參考。
黛亞.洛兒 (Dea Loher)-劇作
     
    劇本選段:《無罪》
    翻譯:黃國鉅
第四場 艾拉I

(艾拉的先生,輝勇,戴著金匠用的放大鏡片,正聚精會神地在處理手裡一些很精細的東西。電視正在播放總理致詞的畫面,艾拉在看,不過她把電視轉成靜音。)

艾拉:

我寫咗幾多文章、短評俾總理

甚至投稿去佢嘅報紙

同佢嘅電視台,

作為對佢演說內容嘅回應。

但係我一篇都冇寄出去。

一篇文都冇寄出去。

講俾所有人知道全民政治嘅界線喺邊度,

呢啲愚弄操縱,

呢啲訴諸普羅大眾嘅言論,

或者

自己成為民意嘅代言人。

(停頓)

啟蒙。

(笑出聲)

畢竟,

我唔想因為政治整污漕對手;

日常公務來來回回,

不過係歷史中一個註解,檔案庫裡面一片脆弱嘅磁片;

日常公務會消失喺

尚未來臨嘅

歷史巨變之中。

(停頓)

但係仲有邊個相信呢啲嘢。

(停頓)

我將我寫嘅嗰啲書

燒咗,

嗰啲改變世界嘅藍圖,

烏托邦嘅社會理論

仲有令理論成真嘅方法。

我將嗰啲書都燒哂嘞,

在第二啲人落手之前,

因為嗰啲人根本唔知道點樣面對思想。

(停頓)

你覺得如果想好好施肥,

說唔可以一派嬌貴驚會搞到成手都係屎

係咪呀,輝勇。

但係我再唔會相信所謂嘅我地、

所謂嘅人類全體,仲有

我地能夠有所改變。

(笑出聲)

如今我只係相信偶然。

意外、謬誤,仲有無以計量嘅其他嘢,

總係令我印象深刻。

至於所謂有意義嘅事,

就留番俾政治人物,

我將有意義嘅事留番俾

自然科學家,輕鬆愉快,

然後睇下會有咩結果。

患風濕嘅複製羊。

搖搖欲墜嘅高樓大廈。

非洲內陸嘅種族屠殺。

(走到他身邊,從他肩後探頭看。)

有時會有一樣特別好睇嘅首飾。

(停頓)

(轉向電視,裡面正播放著街頭暴動的畫面。)

你睇吓呢啲小朋友。

佢地仲係唔明白,

上街係搞不到政治架。

佢地嘅示威抗議

仲會為政治人物帶嚟好處。

如果示威抗議有用嘅話,

大家只要上街就得啦;

到處都係,日日夜夜,冇停過

為支持或者反對一啲嘢嚟示威抗議。

你睇吓,

到處都係催淚彈,

到處都係噴水車,

仲有到處都係呢啲小朋友。

你睇吓呢啲小朋友──

(沉默。輝勇沉浸在工作之中,艾拉輕輕地打了一下他的後腦勺。)

[… …]

編按:2011年,前進進新文本工作坊首度介紹《無罪》;香港演藝學院於2012年搬演此劇;2013年前進進「讀劇沙龍Aftertaste」作片段展演。

::: 新文本運動 :::
編者前言
黛亞・洛兒的華文足跡
專題文章
小人物浮世繪:黛亞.洛兒的舉重若輕
輕盈的重量 --黑湖邊上的Dea Loher
關於政治劇場和現實的五分半鐘和十一段句子 ──洛兒柏林文學獎得獎演說(2009)
劇作家的「回歸與突破」
轉載文章
由邊緣人物描繪社會:黛亞.洛兒的戲劇
以語言創造出一種思考與感知的自由 專訪《失竊的時光》劇作家黛亞.洛兒
劇作
劇本選段:《最後的火焰》
劇本選段:《賊》(另譯《失竊的時光》)
劇本選段:《無罪》
::: 新文本運動 :::